北京十一选五任选三技巧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熱點 >> 君度專著


“醉駕入刑”的幾點思考

來源:君度律師事務所 時間:2012/5/14 點擊:3527

                                     浙江君度律師事務所張倩 律師

【內容提要】201151《刑法修正案》(八)及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的施行,正式規定將醉駕行為從行政違法行為上升為刑事犯罪行為。該規定的出臺體現了社會對醉酒駕駛的零容忍度。51日凌晨,各地交警部門查獲多名以身試法者,于是,各地紛紛出現的“醉駕入刑”第一人,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然而,就在各地法院陸續以“危險駕駛罪”對醉駕者作出判決時,來自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張軍關于醉酒駕駛并非一律構成刑罪的講話讓人們開始擔心法律是否要“網開一面”。為此,法律專家呼吁盡快出臺相關司法解釋。

【關鍵詞】醉駕  《刑法修正案》(八)  《道路交通安全法》

危險駕駛罪

一、          醉酒駕駛的法律規定沿革

198881起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交通管理條例》第七十四條規定,醉酒后駕駛機動車的,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的規定處于200元以下罰款和15日以下拘留外,可以并處吊扣六個月以下駕駛證;情節嚴重的,可以并處吊扣六個月以上十二個月以下駕駛證。第七十七條規定,飲酒后駕駛機動車的,處50元以下罰款或者警告,可以并處吊扣三個月以上駕駛證。

200451起正式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加大了對飲酒、醉酒后駕車的法律處罰力度。飲酒后駕駛機動車的,暫扣一個月以上三個月以下機動車駕駛證,并處二百元以上五百元以下罰款;醉酒后駕駛機動車的,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約束至酒醒,處十五日以下拘留和暫扣三個月以上六個月以下機動車駕駛證,并處五百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罰款。

2011224《中國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再次修改:飲酒后駕駛機動車的,暫扣六個月機動車駕駛證,并處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罰款。因飲酒后駕駛機動車被處罰,再次飲酒后駕駛機動車的,處十日以下拘留,并處一千元以上二千元以下罰款,吊銷機動車駕駛證。醉酒駕駛機動車的,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約束至酒醒,吊銷機動車駕駛證,依法追究刑事責任;五年內不得重新取得機動車駕駛證。飲酒后駕駛營運機動車的,處十五日拘留,并處五千元罰款,吊銷機動車駕駛證,五年內不得重新取得機動車駕駛證。

2011225,《刑法修正案(八)》正式通過,在刑法第一百三十三條后增加:在道路上駕駛機動車追逐競駛,情節惡劣的,或者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處拘役,并處罰金。有前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這意味著,今后凡是在道路上醉酒駕駛機動車的,一旦被查獲,將面臨著最高半年拘役的處罰,其性質也由過去的行政違法行為衍變為刑事犯罪行為。

可見,我國對于飲酒、醉酒駕駛的處罰力度在不斷加強,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與《刑法修正案》(八)相銜接呼應,從該規定來看,醉酒駕駛系行為犯,一旦有醉酒的行為即構成刑事犯罪,應判處刑罰。這應當是立法者的立法本意,也是社會公眾對該規定的一致理解。

加大醉酒駕駛的處罰力度不僅在我國,其他國家例如韓國也對醉酒駕駛的有關規定作出一定的修改,加強處罰的力度。韓國新道路交通法在量刑時將按照違法者血液酒精濃度以及違法次數為參照標準,分級量罰量刑,而之前的醉駕法不按情節嚴重程度給違法者定罪。即便是重度醉駕,違法者也只需繳納最高300萬韓元(2779美元)罰金。

二、          對“醉駕未必入刑”的理解

2011510,最高人民法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張軍在全國法院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上指出,要正確把握危險駕駛罪構成條件,不應僅從文意理解刑法修正案()的規定,認為只要達到醉酒標準駕駛機動車的,就一律構成刑事犯罪,要與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相銜接。其指出各地法院在追究刑事責任時應當慎重,雖然刑法修正案()規定追究醉酒駕駛機動車的刑事責任,沒有明確規定情節嚴重或情節惡劣的前提條件,但根據刑法總則第13條規定的原則,危害社會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是犯罪。

該講話公布后引起社會大眾一片嘩然,大部分人認為最高院司法官員的表態將讓治理酒駕前功盡棄,是對“危險駕駛罪”量刑尺度的不一。201166,新疆克拉瑪依市克拉瑪依區人民法院對醉駕王某犯有危險駕駛罪,判處免于刑事處罰。

而最高檢新聞發言人、辦公廳主任白泉民接受采訪時表示,對于檢方來說,醉駕案件只要事實清楚、證據充分一律起訴。對于公安機關移送至檢察機關的醉駕案件,經檢察機關查明,案件的醉駕事實清楚、證據確鑿充分,會一律按照法律程序辦理,該批捕的批捕,該起訴的起訴。對于醉駕情節輕微案件,白泉民表示,會按照刑法修正案()及相關法律上的條款起訴,不會存在選擇性。

最高法及最高檢在對于醉駕是否一定入刑的看法上是有所差別的。

北京律協交通運輸和管理委員會副主任董來超則從三層意思解讀張軍的講話:一是要正確把握危險駕駛罪的條件,不能從文理上去理解;二是并非達到醉駕標準駕駛車輛的就構成犯罪;三是注意和現在新修正的《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行政處罰相銜接,如果危害行為的結果不是很嚴重,可以依據《刑法》總則第十三條,按照行政處罰給予處罰,能達到一個懲罰和教育相結合的目的就夠了,不一定都把他放在監獄里面。在董來超看來,張軍之所以不贊成將醉駕者都關入監獄,可能是考慮到監獄里存在“交叉感染”的問題。還有一點,醉駕在中國太普遍了。我國法律自古就“法不責眾”,如果打擊面太大,可能我們國家現在的監獄都不夠了。

對于“醉駕未必入刑”的觀點,本人不能認同。這一說法無疑是對醉駕者留下了“漏網之魚”,或許是為高官、有權有勢者逃避罪責做下了鋪墊,其背后是民眾對公正司法的不信任。這樣的解釋是對刑法嚴肅性的損害,也是違背了新設“危險駕駛罪”的初衷。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規定:醉酒駕駛,五年內不得申領駕照,同時追究相應的刑事責任。這與《刑法修正案(八)》的表述完全一致,并沒有任何例外的情形,也就是說不存在情節是否嚴重,只要是達到醉酒標準就已經構成犯罪。至于《刑法》總則第13條規定,危害社會行為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認為犯罪,這一條并不適用于危險駕駛罪。因為醉酒駕駛的行為,根據刑法修正案八的規定本身就是一種刑事犯罪行為,與上述規定不認為是犯罪是相矛盾的,其次其性質本身非常惡劣的,在當前全社會聲討醉駕行為的社會背景下,如果仍敢醉酒駕駛,這種情節,不言而喻已經是嚴重的了。因此,醉駕絕不存在輕微情形,應當給予刑事制裁,沒有例外情形。

三、“醉駕入刑”應由誰來解釋

通常,最高法院主要領導的講話,對于下級法院是一種參考、指導,而不具有剛性的約束力。但基于發言者的身份及發表言論的具體場合——全國法院刑事審判工作座談會上,人們有理由認為這是最高法院的立場。顯然,其對醉駕入刑條款的理解,與人們的普通理解有所不同。雖然部分法官認為仍應嚴格執行《刑法修正案》(八)“醉駕一律入刑”的思想。從51《刑法修正案》八的正式施行,各地執法司法機關都在嚴格執法,查獲了大量醉酒駕駛案件和犯罪嫌疑人,并陸續進入司法審判程序,甚至有不少地方的基層法院已經作出一審判決。而此時,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長有關醉駕并非一律構成刑罪的言論,不僅在社會上引起激烈爭議,也會讓執法司法機關多少有些不知所措。

由于醉酒駕駛的行為在此前僅是作為違法行為處理,并未納入刑事犯罪的范疇,人民法院缺乏對這類案件的審判實踐經驗,對于法律適用中可能出現的疑難問題和量刑處罰標準難以準確把握,因此,關于危險駕駛罪的司法解釋沒有與51日前后已頒布的執行刑法修正案()的相關司法解釋同時出臺。51以后,許多地方法院反映,應統一對危險駕駛罪的定罪和處罰標準,以確保刑罰的準確適用。最高人民法院于今年55日及時向各高級人民法院發出通知,要求上級人民法院加強對第一審人民法院審理危險駕駛犯罪案件的指導。各高級人民法院要將轄區內按危險駕駛罪定罪處罰的第一、二起案件,作為指導性案例的候選案件報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將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案例指導工作的規定》,將其中的典型案件,以指導性案例的形式下發全國法院參照適用,以統一和規范此類案件的法律適用標準。

雖然最高法院下發的案例匯編對下級法院審理案件有一定的指導意義,但相關司法解釋的出臺仍然刻不容緩。本人認為對“醉駕入刑”的相關司法解釋應由立法機關即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解釋。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關于加強法律解釋工作的決議,最高人民法院有權就審判工作中具體應用法律的問題進行解釋。也就是說,最高法院通過司法解釋解決的問題,只能是司法過程中的問題,至于立法過程中的問題尤其是對與立法目的和意圖有關的關鍵性問題,最高法院是不能進行司法解釋的。對此,我國《立法法》第四十二條規定,法律的規定需要進一步明確具體含義的,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解釋。

同時在立法本意不變的前提下,應該創造一種新的訴訟程序。《刑法修正案》(八)只是簡單地規定了醉酒入刑,卻沒有具體設定這種犯罪的訴訟程序如何進行。按照現行的法律規定進行的話,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檢察院審查起訴、法院審判,審判還分一審、二審,整個程序相對時間較長。而對于醉駕來說,按照法律規定最重也就是拘役六個月。如果再走如此漫長的訴訟程序的話,還沒到法院審判程序,醉駕者被關的時間就可能超過六個月了。何況到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醉駕者說自己不是醉駕,都是認罪的。對于這類案件,應創建一種新的訴訟程序,使案件可以盡快結案。因此,對“危險駕駛罪”案件的處理程序的有關法律、法規及司法解釋也應盡快出臺。

四、醉駕將成為保險公司拒賠的合法理由

《刑法修正案()》中對醉駕屬“故意犯罪”的定性,或將改變目前車險理賠的合同履行情況。保險公司商業險條款中對飲酒、醉酒駕駛造成第三者人身和財產損失都被列為除外責任。但是交強險可以在責任范圍內進行部分賠償。”交強險條例第22條規定,醉駕情形下 “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但是對造成受害人財產損失的,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這里規定拒賠的范疇僅限于財產損失,并未規定保險公司可以對受害人的醫療費、人身損害不予賠償。而“修正案實施后,由于醉駕在法律上已經有了明確的犯罪定性,屬于故意犯罪行為,至此交強險的免責也就有了法律依據。保險賠付成本將會降低。“醉駕入刑”在保險原理上認為,被保險人因為違法犯罪造成的第三方損失應由他本人來承擔責任,保險公司不承擔責任,所以交強險也可以借助“醉駕入刑”為依據把醉駕作為除外責任。隨著“醉駕入刑”的實施,法律對于醉酒駕駛的處罰加重,醉酒情況下駕車的行為會在一定程度上減少,發生事故的可能性會降低,交強險的賠付率也將相應降低。

【結束語】法律的制定、修改、解釋是一個價值衡量和利益博弈的過程,不同的群體有不同的價值立場和利益取向。但總體來說,法律應該是一個公正善良的藝術,需要專業人士的精心打磨,也需要民意的傾注。“醉駕入刑”的法律出臺實質上民意的一種反應,它也確實大大減少了醉酒駕駛的數量。因此,“醉駕入刑”的法律規定應繼續貫徹落實,同時相關的司法解釋也應盡快出臺,以免各地法院在處理醉駕時標準的不統一。

北京十一选五任选三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