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十一选五任选三技巧

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熱點 >> 成功案例


成功辯護說服法院改變罪名,被告人少坐一半牢

來源:劉玉軍 時間:2015/7/22 點擊:612

劉玉軍律師2015-07-22 劉玉軍

案件經過:

20141122凌晨,陳某某(另案處理)因瑣事與吳某某發生沖突,遂打電話向被告人張某某求助,被告人張某某伙同貝某、申某、詹某、梁某等,攜帶鋼管等工具到本市區某網吧樓下,持鋼管將吳某及其朋友趙某、邵某等人打傷。經鑒定,兩人構成輕傷二級。

公訴機關指控,被告人張某某伙同他人持械在公共場所逞強斗狠、聚眾斗毆,致二人輕傷,系首要分子,應當以聚眾斗毆罪追究其刑事責任。被告人張某某在有期徒刑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五年內再故意犯應當判處有期徒刑以上刑罰之罪,系累犯,應當從重處罰。被告人張某某能如實供述自己罪行,可以從輕處罰。

劉玉軍律師辯護要點:

一、辯護人認為被告人的犯罪行為不應定性為聚眾斗毆罪,應以故意傷害罪論處。理由簡單講以下幾點。

1、聚眾斗毆罪是1997年刑法修正案從流氓罪分拆而來,主觀方面是為了爭強斗狠、爭霸一方等流氓動機而產生犯意;其不僅嚴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而且嚴重侵害公民的財產權利和人身權利。

首先,從本案的起因看犯罪動機。本案的起因系陳某與吳某一次偶然機會因為女朋友的問題意外發生沖突,陳某被吳某稍微打了幾下,其害怕下樓后繼續被吳某的人毆打,所以打電話叫本案被告人等前去幫忙。本案被告人等一群人接到電話時正好在一起吃夜宵,因為工作、朋友上的關系,大家決定過去幫忙。后來就發生了本案的犯罪事實。這一節事實被告人供述、證人證言和被害人陳述相一致,公訴機關也已確認該事實。根據20131018省高院審判委員會第2486次會議討論通過的《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聚眾斗毆犯罪案件相關問題的紀要》第一條規定,本罪打擊的重點是涉黑涉惡、護黃護毒引發的雙方或者多方群毆行為;對于因建房、土地權屬、用水等民間糾紛引發的雙方多人斗毆,中學生或者未成年人之間因為普通矛盾引發的群架,一般不按聚眾斗毆對待。辯護人認為,省高院的紀要也強調該罪打擊的重點是涉及黑惡黃毒勢力的犯罪,對于一般因民間糾紛引起的斗毆不宜定聚眾斗毆罪。這也切合了該罪系流氓犯罪拆分出來的本質。本案的起因就是因為陳某與吳某之間因為爭奪女朋友這一普通矛盾引起,這一矛盾即省高院紀要所指的民間糾紛。被告人因這一民間糾紛而實施的打人行為辯護人認為按照紀要規定不應按聚眾斗毆對待。從另一角度講,本案被告人的犯罪動機絕非黑惡黃毒,也沒有證據表明與流氓性質犯罪有關。故辯護人認為本案被告人的犯罪動機無非就是幫助朋友討回公道或者幫助朋友教訓一下對方(從被告人等的相關筆錄都可以看出,包括筆錄中強調不要打對方頭部,不要打的太重等對話),不存在流氓犯罪性質。這是典型的故意傷害犯罪。

其次,看本案有沒有嚴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本案發生的時間是在凌晨3點多,案發地點大街上空曠無人,不可能達到嚴重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的后果。事實上,被告人等有針對性的先找到對方同伙然后進行毆打,侵犯的是被害人的人身權利,根本無意去侵犯社會公共秩序。并且,被告人所有行為均在故意傷害罪的范疇里面。顯然,被告人的行為動機主要是為了傷害教訓被害人,而不是尋求刺激或者公然藐視國家法紀和社會公德,破壞社會公共秩序。

因此,辯護人認為從上述兩點可以得出結論,本案被告人的行為不應定性為聚眾斗毆罪。

2、我們再從聚眾斗毆犯罪另一個鮮明的特征就是斗毆意識的對偶性來看本案。聚眾斗毆行為人具有斗毆意識的同時,往往已經知道對方亦在為實施斗毆行為做準備,即明知自己在同誰斗毆。這種對偶性的存在是衡量行為人行為是否構成聚眾斗毆的關鍵所在,如果一方糾集、策劃、指揮三人以上同他人斗毆,而被毆打方并無斗毆故意,則不宜定聚眾斗毆罪。本案中,對方肯定是沒有在案發現場等待準備斗毆的可能性的,因為陳某打電話叫人過來這些情況對方事先都是不知道的。另外,被告人到達現場后,自己也不知道對方同伙有幾人,而是在現場查找,找到一個算一個,這是有非常大的隨機性的。至于為什么被告人糾集多人,那很好解釋,主要是被告人一方正好在一起吃夜宵;另外也不知道對方情況人數如何,有可能一人、二人或者多人,多去點人以防萬一是很正常的。從本案事實看,案發當時被告人方到現場是找打陳某的人的,后來找到了吳某及其同伙,隨即進行了毆打。故辯護人認為,本案的事實反映,被告人一方接到電話后隨即趕去幫忙打架,這完全是臨時起意、突發的犯罪行為,并未達到聚眾斗毆罪所要求的事先進行策劃、組織等準備要求。而被害人一方則根本不知道案件的即將發生,更談不上為斗毆做準備了,顯然沒有斗毆的故意。因此,本案雙方的行為不符合聚眾斗毆罪斗毆意識對偶性特征的。

3、從本案證據和事實的另一個角度也能充分反映本案被告人的犯罪行為應定故意傷害罪。辯護人注意到,被告人的供述、被害人的陳述和證人證言都講到了打斗的經過。一致確認的事實是,被告人一方(有的拿鋼管)到達案發現場后開始尋找被害人一方的人員,找到之后隨即進行毆打。被害人一方事先并不知道被告人一方的犯罪行為,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即被突然襲擊,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就被打倒或逃跑。因此,辯護人認為,本案純粹就是被告人一方對被害人一方的毆打傷害行為,根本談不上相互斗毆,是很明顯的故意傷害行為。參照上海市高級人民法院關于辦理聚眾斗毆犯罪案件的若干意見第一條第四項關于“斗毆”的認定之規定“本罪中的斗毆,一般是指雙方出于不法動機而相互進行攻擊、廝打等加害對方身體的行為。僅因一方聚眾傷害他人,由此造成被害人傷亡,構成犯罪的,一般應以故意傷害罪或故意殺人罪認定;構成其他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顯然,本案定故意傷害罪也是與上海市高院的這個意見相一致的。

4、本案共同犯罪中有兩個被告人(另案處理)即張某和貝某案發時還是未成年人,辯護人認為如果定性為持械聚眾斗毆罪的話顯然量刑過重,不利于對未成年人的教育和挽救。另外與《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聚眾斗毆犯罪案件相關問題的紀要》第一條規定其中“中學生或者未成年人之間因為普通矛盾引發的群架,一般不按聚眾斗毆對待”的精神不符。這一點,希望公訴機關和法庭一定予以考量。

二、辯護人認為,本案公訴人指控被告人張某某為首要分子與事實不符。從本案言詞證據等反映的事實來看,1、本案的起因是陳某的個人糾紛引起;2、本案被告人接到電話后是臨時起意、共同協商后一致作出的決定;3、回到公司拿鋼管等不是被告人張某某的主意;4、到案發現場,被告人一方人員均積極參與了犯罪行為。總之,辯護人認為,沒有證據反映被告人張某某是案件的首要分子,其與其他被告人作用一樣。本案不宜區分主從犯。

三、被告人張某某自愿認罪,辯護人會見過程中不時有悔罪表現。請法庭判決時予以從輕處罰。

四、被告人張某某事后主動與中間協調人王某一起到派出所對被害人進行了賠償,被害人也因此對被告人張某表示了諒解。

法院裁判要點:

關于本案以聚眾斗毆罪還是故意傷害罪定性,經審查,被告人張某某一方與吳某等人并無聚眾斗毆的約定,被告人張某某聽說陳某與吳某發生沖突,遂伙同他人攜帶鋼管趕往現場,對吳某及其朋友進行毆打,吳某等人并無聚眾與對方斗毆的故意和行為,故本案不屬于聚眾斗毆性質,對被告人張某某應當以故意傷害罪定罪。辯護人的辯護意見予以采納。據此,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一款、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第六十五條、第六十七條第三款之規定,判決如下:

被告人張某某犯故意傷害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

總結,本案如定持械聚眾斗毆罪要在三年以上七年以下量刑,被告人又是累犯,一般量刑不會少于四年。現在定故意傷害罪,刑期少了一半。

注:刑法第二百九十二條 聚眾斗毆的,對首要分子和其他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對首要分子和其他積極參加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一)多次聚眾斗毆的;

(二)聚眾斗毆人數多,規模大,社會影響惡劣的;

(三)在公共場所或者交通要道聚眾斗毆,造成社會秩序嚴重混亂的;

(四)持械聚眾斗毆的。

聚眾斗毆,致人重傷、死亡的,依照本法第二百三十四條、第二百三十二條的規定定罪處罰。

北京十一选五任选三技巧